张守奎:黑格尔对自由主义民主制的批判

No Comments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toffwindel-design.net/,赫格尔

不论是在早期的政治文论,还是在后期的《法哲学原理》和《历史哲学》中,涉及讨论现代自由主义民主政治建制时,黑格尔基本上是持否定的立场,认为民主制在古希腊是适合和必要的,但并不适用于现代国家。加之,黑格尔的政治哲学在解决德国政治现代性问题时所开出的药方“君主立宪制”与当代的“民主共和制”构成互斥的政治选项,因此很少有人从民主共和主义视角去解读黑格尔的社会政治哲学。事实上,黑格尔可能是卢梭以降比较自觉地批判近代自由主义民主政治理论的典型代表,其批判本身就构成了民主政治理论的重要组成。自由主义民主制批判的具体内容黑格尔对现代民主制的批评可以概括为:通过允许个体意志经由选举去表达自己,现代民主制度承认了特殊意志的唯一重要性。

关键词:批判;自由主义民主;民主政治;政治理论;意志;哲学;希腊;君主立宪制;制度;理念

在当代黑格尔的政治哲学研究中,研究者对于黑格尔的民主政治理论涉猎较少。在诸多原因中,黑格尔所呈现的理论姿态负有重要的责任。不论是在早期的政治文论,还是在后期的《法哲学原理》 和《历史哲学》中,涉及讨论现代自由主义民主政治建制时,黑格尔基本上是持否定的立场,认为民主制在古希腊是适合和必要的,但并不适用于现代国家。由此,学界通常认为“黑格尔本人是强烈反民主的”(诺曼·莱文)。加之,黑格尔的政治哲学在解决德国政治现代性问题时所开出的药方“君主立宪制”与当代的“民主共和制”构成互斥的政治选项,因此很少有人从民主共和主义视角去解读黑格尔的社会政治哲学。事实上,黑格尔可能是卢梭以降比较自觉地批判近代自由主义民主政治理论的典型代表,其批判本身就构成了民主政治理论的重要组成。

总体上看,黑格尔对现代自由主义民主制的批判基于双重根据:一是经验论的,二是形而上学的。

就前者而言,黑格尔通过对英美国家,尤其是法国大革命所奉行的政治民主原则和民主制度之实践效果的批判性分析,黑格尔批判认为民主制度在现代国家并不必然带来好的结果。由于黑格尔把现代民主制单纯地理解为表达个体主观意志的系统,因此,他认为在很多情况下,个体的主观意志很可能发展为一种主观任性,一种“坏的主观性”。自由主义的政党政治,表面上看似体现了民主,但潜在地包含着破坏性的因子,因为它们允许“激情”或主观任性进入政治。

就后者而言,黑格尔把现代国家中的民主制与个体主权原则相联系,而近代民主制的个体主权原则将会对国家的普遍性构成威胁。个体主权原则意味着,个体只被自己的意志所支配。民主制之所以适合于古希腊人,是因为古希腊人缺乏现代意义上的主观性(主体性)意识和旨在提升个别意志之表达的市民社会建制。对他们而言,民主参与蕴含着表达城邦的集体性利益而不是表达自己的个体主权原则。因此,他们不会把个体的、特殊的利益置于共同体的善(福利)之上,民主制对古希腊国家之普遍性就不会有破坏性的影响。

黑格尔对现代民主制的批评可以概括为:通过允许个体意志经由选举去表达自己,现代民主制度承认了特殊意志的唯一重要性。但现代民主制本质上是直接民主制,它并没有承认特殊意志与普遍意志之中介的重要性,通过这种中介作用,个体只是两种意志相互依赖的系统的一部分。对黑格尔来说,现代国家中的民主制本质在于,诸个体为了一个单一的行为而“聚集”,仅仅相信他们自己的特殊利益“是从多数人的意志即偏好、意见和任性出发的”,到了下一个集体行动的时刻,他们就又“散开”。黑格尔认为这种实践方式不适合于现代国家,因为在现代国家中,市民社会“不是一群原子式分散的单个人,不是仅仅为了完成单一的和临时的活动才一时凑合起来而事后没有任何进一步联系的人们,相反,它是一个分为许多有组织的协会、自治团体、同业公会的整体,这些团体因此才获得政治联系”。根据自由主义民主政治理论,每个人都是具有独立人格和自由意志的个体,其享有的权利是平等的,又因为一切人都是国家的成员,而国家的事务从根本上说就是一切人的事务,所以,一切人都应当单独参与一般国家事务的讨论和决定,并且都有权以自己的知识和意志去影响这些事务。黑格尔认为,这种看法尽管十分“诱人”,但本质上却是一种“肤浅的思维”。此外,自由主义主张的“一切人都应当参与国家事务这一观念”还内在地包含着“另一个前提”,即“一切人都熟悉这些事务”,这在黑格尔看来“是荒谬的”。

黑格尔通过对自由主义民主政治的上述两种批判,论证了民主制形式在现代国家是不适合的,但这并不是说黑格尔完全否定了民主制理念和精神存在的必要性。事实上,基于资本主义发展之上而展开的近代自由主义民主政治所取得的精神成果,黑格尔是称赞的,他对待法国大革命的态度可以证明这一点。黑格尔对待近代民主政治的态度给我们的最大启示可能在于,他以历史性的和辩证的态度对待它。

在黑格尔看来,民主的理念与其具体化样式存在着根本性区别。民主的理念是先验的和纯粹的,因此是普遍的;但民主理念的具体化样式则是经验的和不纯粹的,因此也是具体的。这决定了民主理念的具体化和落实,必定不能脱离一个国家或民族的存在论基础的独特性,否则将会适得其反。黑格尔以拿破仑企图在西班牙强行推行法国的那套政治文明(民主)制度并将注定以惨败而告终为例,表明各个国家或民族的“特殊利益部署”使一种普遍的民主体系绝对没有成立的可能。

黑格尔对自由主义民主政治的批判,以及他对民主理念与其具体化样式的区分,为马克思批评自由主义民主理论奠定了基础。依据黑格尔的批判和区分,马克思认为民主有形式民主与实质民主的差异,或者说有内容与形式的差别。自由主义的民主理论是一种典型的形式民主样式,以形式上取消人们享有民主权利的各种限制为手段,其本质上是以资本主义的私有财产制度的存在为前提的。因此,尽管相对于资本主义以前的制度来说,它是人类政治思想史上的重大进步,但它只实现了资本家阶级的“政治解放”,而非真正的“人的解放”。

(本文系深圳大学高水平大学建设项目“马克思主义与思想政治教育专项研究”(SDSZ201607)阶段性成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