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深圳海洋馆疑案:鲨鱼池中800条观赏鱼离奇失踪

No Comments

深圳海洋世界员工发现:一周前投放在鲨鱼池里的500条观赏鱼,大部分都不见了踪影。这种以前从未有过的现象引起了公园的注意:这些鱼都跑到哪去了呢?而随后清查的结果,令人大感意外。

往鲨鱼池里投放观赏鱼,是为了保持鲨鱼自然生活状态,增强观赏性。公园还从未遇到观赏鱼在鲨鱼池里如此急剧减少的异常现象。鲨鱼是较为凶猛的鱼类,它会捕食那些较弱的小型鱼类,观赏鱼肯定会慢慢减少,然而几百条观赏鱼在一周内大量消失,让人有点意外。这些观赏鱼是躲藏在了为它们专门营造的庇护场所的造景里,表面上无法看见而已:新来的鱼不适应新的环境,觉得紧张地钻到造景里去两三百条,也是可能的。

为弄清观赏鱼是否还在鲨鱼池中,馆长周云昕立刻派工作人员下水清点,尤其对每一个观赏鱼可以藏身的造景进行重点搜查。把造景中一些能打开的门都打开了;一些较深的洞穴,就用长竿伸进去搅一搅,把躲在里面的观赏鱼尽量赶出来,大致清点一下数目。

清查结果让周云昕感到失望:观赏鱼真的不翼而飞。连续几天关注鲨鱼池动态,也没发现任何蛛丝马迹的她,再次往鲨鱼池里投放了300条观赏鱼,谁知事隔两天,池中又变得空空荡荡,这些鱼皆离奇地失踪了,不知道去了哪里:生不见鱼,死不见尸。即使鱼死了应有尸体在,若是腐烂了还能看到一些残余的鱼骨啊。

大量失踪的观赏鱼已给海洋世界造成近10万元损失,周云昕和工作人员开始查找、分析原因。大家第一反应就是被鲨鱼吞食,可很快这种想法就被否定了:水池内的各种造景,有些是中空的,有些是比较高的,中空的那些地方,就是为这些小鱼提供一个很好的庇护场所:鲨鱼要攻击、捕食它们,它们可以躲在自己的小家里,一般体形较大的鲨鱼进不去。

平时,小鱼游到鲨鱼嘴巴边都没什么危险,大家各行其是。按理说养得越久,鲨鱼的野性就越小,且工作人员定时主动给它们喂食物,它们一般也不会再费神去捕食了。是否鲨鱼渐渐长大了,食量增加了?周云昕决定加大投喂量,避免鲨鱼因饥饿去捕食小鱼的可能。

开始还有点作用,但时间不长,池子里的鱼还是在短期内大量减少。

就在观赏鱼继续大量失踪,周云昕为此一筹莫展时,员工发现有些鲨鱼生病了。周云昕忽然眼前一亮:如果说这些观赏鱼卡在造景里死了,它们腐烂后就会导致水质越来越差,这是可能的。可池水的检测结果显示:虽然水质不好,但不会导致大批鱼类死亡,同时也没有大量尸体证明观赏鱼死在池中。找不到其它原因,只有采取排除法。

在周云昕的建议下,深圳海洋世界对水处理系统进行了改造:除加强生化池的循环,另加配了一套小循环,使水质变得更清。可改造完后,效果并不明显。

海洋馆疑案:鲨鱼池损失惨重却原因难辨,扑朔迷离的调查开始了

观赏鱼还在大量消失,周云昕感到非常痛惜。她出生在水产世家,从小就跟着父亲一起出海,采集各种鱼类标本。上大学时,她选择了与父亲相同的鱼类学专业。随着对海底世界的不断深入了解,周云昕越来越迷恋海洋里的每一条鱼。她梦想自己有一天能在海里自由自在的跟鱼一起生活,那情景该是多么美妙!实际上,她现在潜水到海里时,就是享受着如此的快乐。在她眼前,那一条条的鱼不是在游着,而是在水中优美的飘着,就像是梦想中的景象一般。她盼望着自己能自由自在地在水里行走,在水里呼吸,和鱼一起生活。

海洋世界给周云昕带了无尽欢乐,可她对自己看护的观赏鱼在迅速消失,而感到自责。周云昕决定不再为鲨鱼池添加观赏鱼,但要尽快查明那些观赏鱼的失踪真相。因为一下失踪了数量那么多的观赏鱼,就像是自己一下少了很多的朋友、邻居和亲人,心里感到一种说不出的空虚和难受。这种受震动的心痛感觉,她想那些每天和鱼在一起的员工们,可能也和自己一样,他们也在关注着:这些鱼到底去了哪里?

为了找到观赏鱼的失踪真相,周云昕安排工作人员轮流值班,实行24小时不离人地昼夜监控,时刻关注着鲨鱼池动态,有情况立即汇报。可即使如此,观赏鱼失踪的现象仍得不到遏制:工作人员监视一周后,没发现任何异常状况,观赏鱼仍在不断减少。这让周云昕感到压力更大。直到监控的第9天夜里,值班人员惊奇地发现:在观赏鱼大量失踪的同一个池里,几条鲨鱼把一条1米多长的黑鳍鲨撕咬得鲜血淋漓,气息奄奄。

工作人员在震惊之余,立刻向周云昕报告了情况。周云昕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池子已乱套了!鲨鱼的嗅觉异常灵敏,对血液的分辨力极强,一旦什么东西在水中被咬出血后,它甚至能从百万分之一浓度的血液中嗅出那出血物在何处的方位,即扑上去围攻、撕咬。此时池子里有一条鲨鱼被咬出血,那其它鲨鱼岂有不来围攻、撕咬之理?那么多条鲨鱼在池子里争抢起来,你冲我撞地扑向那条受伤的鲨鱼,岂有不乱套的?

周云昕让工作人员尽量将受伤的黑鳍鲨进行隔离,防止事态愈演愈烈。可当工作人员打捞出来时,这条被撕咬的黑鳍鲨只剩下一半尸体。原来没发生过这种情况时,大家都觉得和鲨鱼在一起,相对来说还比较安全,没什么危险。此次发生了这种情况后,大家都有些心惊肉跳,觉得和鲨鱼在一起不像原来想象中那么安全了。

海洋馆疑案:鲨鱼池损失惨重却原因难辨,扑朔迷离的调查开始了

黑鳍鲨是深圳海洋世界里的霸王,具有很强的攻击性,这样重量级的鲨鱼都遭到伤害而毙命,周云昕相信鲨鱼池里一定隐藏着更为凶猛的杀手:一条凶猛的黑鳍鲨被咬得只剩下一半尸身了,这可不能听之任之。养观赏小鲨鱼何况在这个池子里,海洋世界还有个工作人员和鲨鱼一起表演的节目:表演时,工作人员带着饵料下去投喂鲨鱼,并跟鲨鱼一起游泳。若池中有如此凶残的鲨鱼,那工作人员的安全是绝对得不到保障的。周云昕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要保护好员工的人身安全。

由于工作人员没看到究竟是哪条鱼最先向黑鳍鲨发起进攻的,这让周云昕更加忧心忡忡: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她确信:大量失踪的观赏鱼,必定与这次黑鳍鲨命案有关。不能排除是鲨鱼吞食了这些观赏鱼,但没办法确定是哪一种或是哪一条鲨鱼,吞吃了这些观赏鱼。

周云昕立即停止人鲨共舞表演,将水下喂养改为水面投食,工作重点就是找出杀死黑鳍鲨的罪魁祸首。她请来专家对黑鳍鲨残留的尸体进行鉴定,希望从牙齿的痕迹找出答案。可根本无法判断:因为那半条黑鳍鲨尸体上的牙印太多,既有护士鲨的,也有豹纹鲨的,还有石斑鱼的,好像它们都去争抢这条受伤的黑鳍鲨。既然无法判断谁是杀死黑鳍鲨的罪魁祸首,鉴定工作也就陷入了僵局。

周云昕和工作人员商量:关注鲨鱼池里的每条鱼的动向,从它们游泳的姿态、牙齿的形状,大家一起寻找认为有可能对黑鳍鲨首先发起攻击的比较凶猛的鲨鱼,或者是其它的鱼。对攻击性比较强的柠檬鲨、白鳍鲨和两条石斑鱼采取隔离手段,用网把它们暂时隔成两部分区域,让这些鱼在这边生活;让那些大家认为比较温顺一点的鲨鱼、护士鲨、豹纹鲨在池子的另一个部分生活。

四条鱼被隔离后,周云昕又试着往鲨鱼池投放观赏鱼,果然没再发生大量失踪现象。她把目光紧锁在隔离区,希望找出真正的凶手。

一个月后,周云昕发现其中那条白鳍鲨发生了巨大变化:它越长越大,体形比这边温顺区域里的鲨鱼差不多大了一倍多,体重也增加了许多。周云昕觉得这条鲨鱼不像白鳍鲨,为此她查找了有关资料:这条鲨鱼是深圳海洋世界建馆时,和其它白鳍鲨一起买来的,平时就比同类鲨鱼好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toffwindel-design.net/,赫格尔周云昕怀疑这条鲨鱼就是最凶猛的杀手。

海洋馆疑案:鲨鱼池损失惨重却原因难辨,扑朔迷离的调查开始了

没有资料证明,周云昕只能继续观察。两个月后,她发现被隔离的四条鱼都有很大的变化,只是这条白鳍鲨比较明显。经过考虑,她又把凶手扩大到这四条鱼身上。因为它们比较凶猛好动,工作人员也逐步增加它们的食物量。也许因为投食量增多了,赫格尔所以只有在这个环境里的四条鲨鱼长得快,也可能它们到了突飞猛进的生长年龄。

真正的元凶仍没查明。但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周云昕再次把这条白鳍鲨列为重点怀疑对象。她看这条白鳍鲨越来越不像白鳍鲨了,它的体形与真正白鳍鲨的体形已相差很大:真正的白鳍鲨长到一米多长,就基本成形不会再长了,而这条白鳍鲨和另一条凶猛的柠檬鲨,长的都差不多快两米了,和其它白鳍鲨的形状完全不一样。她基本肯定它不是白鳍鲨,但她不能确定:它到底是属于哪一种鲨鱼。

这条鲨鱼的身份成了周云昕一个解不开的谜,她只能继续对它采取隔离喂养的方式。直到前不久,香港海洋公园的馆长来这里访问,周云昕才终于找到答案。那天,周云昕和他一起浏览到海洋馆凶猛区时,他非常吃惊地问周云昕:你们馆里怎么会养牛鲨呢?周云昕一听,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原来我们一直没找到答案,不能确定品种的那条鲨鱼,就是牛鲨。

为了解牛鲨的习性,周云昕翻阅了许多资料,并向国外的海洋专家进行咨询,这才知道:牛鲨是一种罕见的可以在淡水里生存的大洋性鲨鱼。牛鲨的内分泌系统跟别的鲨鱼不一样,它在不同的生长期或进入不同的水域时,会有不同的表现。牛鲨进入淡水后,它的内分泌做了一些调整,故性情由此变得异常凶猛。印度恒河、墨西哥湾的河流,牛鲨都能去,甚至可以逆水到4000公里以上的河流里去,那里的人们对它毫无提防,因为在一般人的概念里,淡水河里是没有鲨鱼的,故它能对人类造成比众所周知的大白鲨更多的伤害。根据牛鲨的特性,周云昕也找到了观赏鱼为何会突然大量失踪以及黑鳍鲨致命的原因。

为了工作人员的安全,各国很少有海洋馆喂养牛鲨,深圳海洋世界也有人建议把这条鲨鱼放回大海,可周云昕表示反对:就像一只老虎在动物园里被养了10年,你再把它放到森林里去,它也许连生存能力都没有。所以对它来说,放归大海是个不人道的做法。

为了让更多的参观者认识、了解牛鲨,周云昕继续把它放在隔离区喂养,并让体型相仿、攻击性能抗衡的柠檬鲨做伴。深圳海洋世界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